首页 医院新闻 媒体报道

商旭敏:随时待命,传递光明

【医生名片】

商旭敏:医学博士,厦门眼科中心眼表与角膜病专科副主任医师。从事眼科工作10余年,擅长角膜移植(板层、穿透)术、眼表重建术、羊膜移植术、干细胞移植术、翼状胬肉切除联合结膜瓣移植、结膜瓣遮盖术等眼表与角膜疾病专业的手术。发表医学论文多篇,为眼科杂志《柳叶刀》审稿专家。厦门眼科中心眼库工作者之一。

专家门诊时间:周一上午,周二全天,周三下午,周四全天,周五下午,周日上午。

【从医感言】

在帮助延续生命的同时,让更多的人见到光明,让我更明白白大褂所赋予的责任。

商旭敏是厦门眼科中心眼库的一名医生,也是传递光明的使者。他常常在摘除捐献者角膜,帮助捐献者延续生命,同时让角膜病患者重获光明。

“我们早一点到达,患者就多一分希望”

2013年7月25日凌晨两点半,厦门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通知:连城有一位垂危病人愿意捐献眼角膜。商旭敏立即准备好医疗器械、带着冰瓶,赶往连城。

当天早上7点20分,商旭敏一行到达死者家中。他在死者的遗体前庄严地三鞠躬后,15分钟内就成功地摘除了老人的双眼角膜,同时将两只假眼分别装进眼眶,帮助老人恢复容貌。他向捐赠者家属再三鞠躬致敬并表示感谢后,顾不上休息一分钟,喝上一口热水,又立马驱车赶回厦门,他要把这对珍贵的角膜送往眼库,为等候在那里的患者送去光明。

商旭敏说,新鲜角膜异常稀缺,它的摘取有严格的时间限制。一般需要在病人去世后6小时内摘取,一旦超出规定时间,角膜便不能再使用,所以时间很紧张。“我们早一点到达,受捐者就多一分希望!”这几年,商旭敏的手机都是24小时开机,永远处于待命状态,随时准备出发。单是今年1月-9月,他就取了15对角膜,其中3对是外地的,大部分角膜都是在午夜时分取完的。

一双眼闭上的同时,另一双眼得到了睁开的机会

今年60岁的老杨来自泉州,两年前患上单纯疱疹病毒性角膜炎,视力下降严重,厦门眼科中心眼表医生表示药物已经无法控制他的病情了,只能做角膜移植手术。老杨的孩子一直追问商旭敏,什么时候才能尽快找到合适的眼角膜,帮助父亲重见光明。

30多岁的小李半年前因啤酒瓶爆炸,被碎屑划伤左眼,被医生确诊为真菌性角膜溃疡。由于就诊太晚,真菌已长到角膜深处,药物治疗不理想,必须尽快进行角膜移植,小李很着急。

面对这些苦苦等待手术的角膜病患者,商旭敏的焦急之情溢于言表。

今年5月12日凌晨一点,厦门海沧区30岁的陈红艳(化名)患乳腺癌去世,商旭敏赶到医院,顺利取下了陈红艳的两枚眼角膜。

回到医院后,商旭敏与眼库其他工作人员商量后,第二天一早就让老杨和小李接受角膜移植手术,老杨和小李的视力都得到了有效恢复。

出院前,他们握住商旭敏的手,迟迟不愿松开。商旭敏则有点不好意思,他觉得这都是作为一个眼科医生应该做的事情。

家属拒绝捐献,也不放弃传递爱的种子

商旭敏说,这两年,角膜捐献工作虽有进展,但受传统观念影响,很多时候,眼角膜捐赠工作仍不如想象的那么顺利。有一次,漳浦一位捐献者家属打电话来,告知捐献者病危,可以出发去取角膜。但当商旭敏和同事驱车两三个小时赶到医院,准备开始角膜摘除工作时,捐献者家属突然反悔了,这种时候,需要商旭敏有更大的耐心去说服家属。

“中国人,尤其是闽南人讲究死了要保留全尸。角膜是眼球器官上的部分组织,摘取后,我们会在死者眼眶装上假眼,丝毫不影响遗容。”商旭敏解释。在碰到家属反悔或者阻拦时,商旭敏不会就此放弃,他会耐心地跟家属们解释,告诉他们,角膜捐赠,是以另一种方式延续生命,让捐献者家属多一分理解和支持。

商旭敏说,经过大力宣传,已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角膜捐赠志愿者的行列。今年40岁的李红是厦门一位普通的教职工,前不久她和老公一起加入角膜捐献志愿者行列。更令商旭敏高兴的是,李红今年才15岁的儿子,也对父母提出将来要捐献眼角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