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医院新闻 医院快讯

为治眼睛 ,他愿被“包养”

  26岁的小伙子,因为右眼角膜反复发炎,没钱医治,萌生了找人“包养”自己的荒唐想法。“以我现在的能力,等真的筹够钱治病,估计也为时已晚了。”面对记者,许彬(化名)说,他真的很想快点把眼疾治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病毒性角膜炎到了晚期 昨天早上,记者在厦门眼科中心见到了一大早从石狮乘车赶到厦门的许彬,他个子不高,有些瘦小,戴着眼镜,左眼近视350度,右眼就像失明一样。 他的右眼曾经受过两次伤。“我的右眼已经变成蓝色的了,基本上看不清东西,走路的时候,特别是上下楼梯,都特别慢,很容易摔倒。”许彬说,去年5月在石狮街头,他还差点被车撞到,因为右眼基本上没有光感,在过一个交通转盘的时候,他没有察觉右边方向有车子正开过来,还好当时有一个好心人拉住了他,车子就从他的脚边擦了过去。

  厦门眼科中心眼表及角膜病专科主任吴护平说,许彬患的是病毒性角膜炎,已经到了晚期,角膜上都有白斑了,现在较好的治疗办法就是换角膜,费用大概在1万元左右。求职碰壁,存钱治病难 两年前,许彬曾到厦门眼科中心求助过,因为条件不符合救助标准,他失望而归。应聘了很多工作都失败后,现在,他在一家大排档当传菜员,每个月的工资是900元。 他还在1家鞋厂做过车工,因为眼睛不好,他缝出来的鞋不合格的很多,经常是大家都下班了,他还在返工。许彬说,“我也想找一份收入高一点的工作,早点存够钱治眼睛,可现在看来,眼睛没治好,找好工作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而许彬的父母都是湖北的农民,他有两个妹妹,一个妹妹在读高中,一个妹妹离家出走,已经好几年没有音讯了。他说两年期间,他寄给家里和妹妹的钱,加起来有七八千元。现在,他的身上已经没什么钱了。 有了眼疾之后,许彬越来越自卑,好几年没有回过老家了,以前的朋友都渐渐断了联系。而现在他的工作不稳定,身边的人流动性很大,找不到可以借钱的。害怕失明,愿被“包养” 几天前许彬曾经找过厦门眼科中心的领导,希望能够得到帮助。他边流泪,边诉苦,还两次下跪,担心会失明的他,情急之下,说出了如果有女士肯出钱帮他治眼睛,让他倒插门,甚至被“包养”他也愿意。 许彬说,理想的情况,就是有个企业可以帮助他,先给他一笔钱治眼睛,他治完眼睛之后,再替企业打工还钱;有独居的老人想要收养子陪伴终老的,只要有钱替他治眼睛,他也愿意当 “养子”;如果是想要找另一半的女士,愿意帮助他的,哪怕是被“包养”他也愿意。40岁以下、身体健康、心地善良,这是他对女士的要求。 “你们没办法体会我的痛苦” 家里也没钱给我讨老婆 .

  记者:父母知道你有这样的想法吗?

  许彬(化名):我在电话里和母亲说过这件事情。我和妈妈说,凭我自己的能力挣够钱治病很困难,如果有好心的女士愿意帮我,被“包养”我也愿意。只是家里就我一个男孩子,真的这样做了,就不能在父母身边照顾他们了。

  记者:妈妈怎么说?

  许彬:刚听到的时候,她接不上话来。后来就叫我不要太担心他们,把眼睛治好也很重要。

  记者:爸爸怎么看?会不会觉得你这样很没出息?

  许彬:爸爸有对我说,在外面有了喜欢我的女孩,倒插门也可以。家里的房子破破烂烂的,也没有钱,要给我讨个老婆不容易。 记者:如果真的成了,你不觉得自己的未来都是掌握在别人手上?你是拿自己的未来在赌博!

  许彬:(沉默)我会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任的,为了祛除病痛,失去自由我可以接受。 “社会压力我是可以承受的”

  记者:有没有想过很多人看了报道之后,不但不会对你产生同情,还会很反感?

  许彬:和疾病给我带来的痛苦相比,我觉得这方面的压力是我可以承受的。人只有困窘到了某种地步,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你们是没有办法体会到我的痛苦的。

  记者:你才26岁,未来的路还很长,你觉得自己已经走投无路到了这种的境界了吗?没有其它办法了?

  许彬:我也希望有企业愿意帮我,有爱心人士愿意帮我,但是如果真的都没有的话,只要被“包养”可以换来治好眼睛的机会,我可以接受这样的事实,毕竟这也是一种可以帮助自己的办法,我会去尝试,尝试了我就不后悔。当然我也会想其它的办法,我肯定不会放弃。 “治病和谈感情不矛盾”

  记者:你不觉得自己是为了治病,出卖感情?

  许彬:我觉得治病和谈感情并不是两件矛盾的事,它们之间有平衡点。如果有女士愿意帮我,至少可以说明两点:一她心地善良,二她的经济状况不差,这些也是我目前找女朋友要考虑的问题。如果她纯粹就是抱着施舍的心态,并且不尊重我的人格的话,我也不会接受这样的帮助。 现在找女朋友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我的自卑感也越来越强,平时都不愿意和女孩子打交道。

  记者:你说你变得自卑了,那你有没有想过,你有什么能力可以吸引到这样的女士?

  许彬:除了我的角膜有病,我对自己的个人气质、素养、品德上还是很有自信的。我写过很多诗,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有内涵的人。

  记者手记:人穷志不能“穷” 听到一个26岁的年轻小伙,为了1万元的手术费,竟然萌生了找人“包养”的想法,相信大部分人都会闪过这样的想法:这又不是什么不治之症,他这么年轻,不会自己去赚钱吗?他还有廉耻之心吗?

  当记者这样问许彬的时候,他对记者说,你们的眼睛是好的,无法体会那种生活中随时随地都会遭遇到痛苦的感觉,可能一不小心就摔了一跤,也有可能,一不小心就被车撞死了。 在采访的过程中,记者隐约地感觉到,或许他是被失明的恐惧冲昏了头脑,或许,他连“包养”的意思也没有真正搞懂,甚至还期待这样的交易能够给他带来一份真感情。 有人可能会说,当一个人连生存都成为问题时,我们还能够苟求他有完整的人格吗?设身处地地站在他的立场上思考的时候,我们无法不同情他。 可是,如果人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就像他这样冒出了放弃自身人格的想法,我们社会的道德底线又将在哪里?我们坚守的价值观又在哪里? 许彬无疑是一个被生活的窘境逼到了墙角的人。 我们期待社会对他这样的弱势群体多一点关爱。 也期待许彬能放弃荒唐的想法,不要走上扭曲自己人生的歧途。 真诚地对许彬说一句老话:人穷志不能穷。 (海峡导报 200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