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医院新闻 医院快讯

“板车工”去世前,念念不忘捐遗体救人

  我市迄今为止年龄较大的遗体捐献者蒋子英将一生都奉献给厦门,他的精神感染了很多人参与遗体捐献

  【核心提示】 “我们一个人,体积很小,但是你想做的事情,可以很大,可以做得很大。对社会的贡献,只要你有那种心,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你都可以付出,都会如愿以偿。” 将一生都奉献给厦门这座城市的蒋子英没有违背自己说的这段话,直到去世的那一刻,他还在付出。 2007年7月5日中午,90岁的蒋子英在家中因心力衰竭病逝,他的家人根据他生前的遗愿,捐献他的遗体和可用器官。老人履行了他生前对社会的承诺,成为厦门头一位捐献眼角膜的市民、厦门第六位成功捐献遗体的志愿者,也是迄今为止我市年龄较大的遗体捐献者。 “你说他伟大吧?他非常平凡,你说他平凡吗?他又那么有勇气,那么有感染力。”

  昨日下午,在老人湖滨四里的家中,蒋子英的女儿蒋彩伟捧着父亲的照片、奖状和厚厚的笔记簿,与记者促膝深谈,谈到激动处,她不禁眼眶湿润,语带哽咽。 种种委屈平静释怀 老人的晚年豁达而潇洒 与许多那个时代的人一样,在“文革”时,蒋子英被打成了“右派”,下放到基层,拉了十几年的板车,这对毕业于杭州大陆高级测量学校的蒋子英来说,是一种莫大的痛苦。1977年,蒋子英从市房地产管理局退休,退休证上的身份是板车工人,行政级别18级(大概相当于科长)。1979年,终于等来了平反,当他把退休证拿去市人事局更换时,工作人员看到他的退休证哑然失笑,笑称他为“我国高级别的板车工”。 尽管如此,蒋子英仍然没有想过再为自己争取什么,或是争取升回原来的级别。平反后,他显得很平静,与家人也没有多说什么,或许正如他的外孙女所说,“他对自己的过去选择沉默,释怀了一切对他的不公……抹去了生命中额外的沉重,仅留单纯的爱与关怀。” 在一次看完关于贺龙平反的电影后,他回到家,关起门来大声地痛哭一场。出来后,他又恢复了平静,似乎所有的冤屈都在那场痛哭中洗去。 “此后的20多年,是他一生里最快乐的日子,豁达而潇洒。”蒋彩伟说,自那之后,父亲对生命充满了无限的热情。退休后,他到厦门老年大学学书法,还担任太极拳、太极剑班的老师。他的隶书写得气韵非凡,曾在我国大赛中获奖,他的名字被录入《中国当代书画家大辞典》。他还被评为“我国500名健康老人”。

  身后事一切从简 老人的心愿淳朴而感人 如果说平反后他用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选择了重生,那在生命尽头时他则用奉献自我选择了永生。 “父亲想捐献遗体的念头十多年前就有了,我的话则让他下了决心。”蒋彩伟说。2005年11月的某日,蒋子英把女儿叫到床前,作为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蒋子英希望能简单处理百年之事,他写下遗嘱:去世以后,丧事一切从简。除直系亲属和单位外,就不通知了。不设灵堂,不用花圈,火化后,骨灰撒到大海里去。蒋彩伟随口对父亲说道,“其实,遗体捐献比撒骨灰更有意义多了。”这句话就像开启蒋子英内心深处多年心愿的钥匙,他说,“好,就这样,你帮我去办。” 其实,作为女儿,蒋彩伟并不想与父亲谈论身后事,她支吾过去就赶快去上班了。没想到,晚上回家,父亲又追问她,“有没有落实?”看到父亲心意已定,蒋彩伟只好到市红十字会替父亲办理了登记。

  从此以后,蒋子英就开始关注和收集有关遗体捐献的新闻和材料,而同时,他这位“本市年龄较大的遗体捐献者”也引起了媒体和广大市民的关注。对于这一切,老人选择了低调,对于采访他的记者,他总是朴实的那句话:“遗体捐献有什么好说的,这个采访没什么意义。” 或许老人家认为的意义就是在生命终结那一刻奉献自我所带来的生命的升华。2007年7月5日,他迎来了这一刻。当天中午老人离世后,蒋彩伟忍着丧父的悲痛,在市红十字会为父亲办完《志愿者捐献遗体申请登记表》的签字手续。 当天傍晚,老人的遗体被运往厦大医学院。

  当晚,厦门眼科中心的医生取出老人的角膜。老人的角膜将被保存在特制的溶液中,一年之内,若有合适的角膜病患者,该角膜就可使用。市红十字会向老人的家属颁发了捐献遗体和所有有用器官的两本荣誉证书。 老人去世后,媒体的报道让几十年没有联系的老邻居都赶来探望。“原本他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但结果是,全厦门的人都知道他走了。”蒋子英的老伴柯阿嬷感叹道。柯阿嬷并没有去丈夫捐献仪式的现场,她选择了在电视机前静静地看着丈夫离去。 生命之歌继续传唱 志愿者追随老人步伐 “互动或许比感动更能让父亲的在天之灵感到欣慰。”蒋彩伟说,父亲的行为不仅是一次感动,更可贵的是父亲的精神感染了更多的人参与到遗体捐献这项事业中来。自从蒋子英捐献遗体的事迹见报后,在社会各界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在他之后,80岁的郑老先生与他的表弟、老友都领了志愿者登记表,郑老先生的儿子说,我们这一代也应该走这样一条路。 在蒋彩伟的老三届知青朋友圈子里,影响也在持续。蒋彩伟为了更好地把父亲的精神发扬光大,与一些友人发起组成了一支近20人的老三届知青“志愿者宣传队”,他们不仅决定成为遗体捐献者,还义务当起了遗体捐献的宣传者,积极配合市红十字会各时期的工作,决心把蒋子英这首伟大的生命之歌继续传唱下去。 蒋彩伟看着父亲的遗照,深情地说道:“我希望能多影响身边几个人,从自己做起,从身边做起,就像父亲一样,在平凡中奉献。” 正如蒋彩伟所说,父亲蒋子英只不过一个平凡的人,但他给我们的感动也正是缘于此——一个努力用平凡去诠释伟大的人。 《台海》杂志记者 柳帆 王文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