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医院新闻 医院快讯

无眼小孩 厦门眼科中心医院院长为其开眼

  他生下来就没有眼睛;他出生到现在都没流过眼泪;他喜欢窗子和有光亮的地方;父母为了他负债到处求医;5月29日,初步手术完成,医生找到了他的一颗“眼珠”;眼珠是否具备一定的视觉功能,还要继续观察两周才知道,到时再确定治疗方案……

  刚满1周岁的小旭生下来就没有眼睛,一张脸很令人吃惊——眼部凹陷,像是两个眼窝,眼部只有完整而光滑的皮肤,没有眉毛,也没有睫毛,鼻子像一个小萝卜头似的,杵在脸盘中央。

  这种疾病称为“隐眼”,举世罕见。厦门大学附属厦门眼科中心的眼科专家找遍了全世界的记录,全世界迄今只发现了100多例。厦门眼科中心挑战世界难题,在没有先例经验的情况下,成功地为可怜的无眼儿做了“开眼”手术。

  小旭体内脏器都正常,眼部结构适合手术。但是,“开眼”后他是否真能有视力,所有人都不敢下结论

  厦门眼科中心的医生搜索了全世界的资料,也没查出多少类似的病人,英国一个病人接受了开眼手术,但打开皮肤后“眼睛”还是看不见。国内虽有“隐眼”患者,但没有任何手术先例,更谈不上有什么手术记录。但为了达成小旭父母的心愿,也为了帮小旭寻找哪怕一丝的光明,眼科中心医生决定放手一搏。

  手术前,小旭必须接受核磁共振检查,但是小旭很好动,没法安安静静地躺上半个小时做检查。最后,医生给他用了一点镇静剂,还特意晚上加班,等小旭睡着了再抱他去做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小旭体内脏器都正常,眼部结构适合手术。但是,“开眼”后他是否真能有视力,所有人都不敢下结论。

  虽然手术没有十分把握,可医生还是做了最充分的准备。刘祖国院长作为主刀医生,召集各科室的专家多次会诊,反复商量,才敲定手术方案。手术由厦门眼科中心眼整形科周太平主任和刘祖国院长主刀,还配了临床经验非常丰富的手术医护队伍。

  除了手术,小旭还要面临跨越麻醉难关的考验。麻醉医生李晓峰主任说,小旭的年纪小,麻醉风险高,手术特殊,麻醉的方式和管理都与普通眼疾患者不一样。虽然医院曾成功为一位两个多月的先天性白内障患儿做过全麻手术,但白内障患儿除了眼睛有眼疾外,身体其他部位都是健康的。“隐眼”十分罕见,几乎没有什么经验可以借鉴,小旭还有气管偏离中心位置的先天缺陷,更加大了麻醉的难度。麻醉医生经过会诊,预备了多套方案。

  为了治病,小许家已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还欠了不少外债,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已是举步维艰,医院决定帮助他们承担一部分医疗费用。厦门市红十字会也为小旭开通了捐赠帐户,捐赠者须注明捐赠对象。

  举世罕见的病人,超高难度的手术,引起了中央电视台的关注,中央电视台《走进科学》栏目组专程飞抵厦门,连夜采访报道。

  5月29日,刘祖国教授拿起锋利的手术刀,用一两秒时间稳定情绪后,进入手术状态。刘祖国沿着事先在睑裂处画好的线,轻轻地划开小旭的皮肤,刘祖国眼前出现了一团血糊糊的组织。刘祖国小心翼翼地扒开眼球周围的组织,继续细心深入探查,一个混浊的圆珠终于探出头来,刘祖国和医护人员眼前一亮:“就是它了。”手术结果令人惊喜,大家果然在小旭的眼中找到了一颗眼珠。小旭的眼珠看上去像剥了皮的龙眼,混混沌沌的,蒙着一层白膜,但在医护人员看来,却是一个让人惊喜的礼物。

  此刻,等候在手术室外的小旭家人正在焦急地等待一个未知的结果。爸爸站在门口不住向内探望,爷爷奶奶带着紧张的神情。小许对记者露出了浅浅的微笑,带着几分坚强,同时也透着一丝不安,更多的是对手术结果的期盼。

  不到一个小时,手术结束了,医生施行了羊膜移植术,将打开的眼睛盖住,保护那颗珍贵的眼珠。眼睛被纱布蒙着的孩子从手术室被抱出来时,全家人都很激动。爷爷见到孩子“张开”的眼睛,高兴地笑了,“太好了,挺像样的,如果能看见就更好了。”

  刘祖国教授表示,现在只是治疗的开始,结果比预期的好,但是这颗在外形上看起来发育不善的眼珠是否具备一定的视觉功能,还要继续观察两周才知道,到时再根据观察结果,确定下一步治疗方案。

  术后两周,非常容易感染,小旭平安度过了这个危险的感染期。

  医生检查后发现,小旭的眼珠有角膜,只是很薄,最令人高兴的是,小旭的眼睑能够闭合,这就避免了无法闭合导致眼珠感染的危险。

  目前,小旭已经出院回家休养,每周到医院检查一次。医生将根据病情发展情况,确定未来能否手术、如何手术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