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医院新闻 医院快讯

她把自己完整地捐给厦门

  阙晓梅成为遗体捐献人,厦门眼科中心医生现场取走她的眼球救人;今天凌晨遗体“回来”,厦大医学院将接收做医学教学和研究 记者 刘蓉

  当医生头一次判她死刑时,她面不改色。她问的头一句话是:“我身上还有什么器官可以给别人用吗?”医生被她的态度吓傻了,说不出话来。 昨天下午5点半,全身脏器功能衰竭的阙晓梅在龙岩第二医院深深吸完一口气,没力气再吐出来。被病痛折磨的她太累了,需要休息了。 这位35岁的龙岩女子,曾在厦门生活了五六年,因患结肠癌病逝世,按照她的遗愿,成为了厦门头一位遗体捐赠人(本报3月1日曾报道)。

  同一时间,厦门市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带着早已准备好的接收证明赶到龙岩,要带着她的遗体回厦门。厦门眼科中心的医生,在现场取下她的眼球,今天上午进行眼角膜移植救治病人。妹妹按捺住自己的伤心,帮助姐姐完成遗愿,“如果不是姐姐坚持,我们都舍不得捐出姐姐的遗体。” 今天凌晨1点左右,阙晓梅的遗体到达厦门,暂时安顿厦门大生里殡仪馆。下午3点,在殡仪馆举行她的遗体送别仪式。之后,厦大医学院将接收她的遗体做医学教学和研究。《福建省遗体和器官捐献条例》从2005年9月1日开始实施以来,她成为我市接收的头一例遗体捐献人。

  自己亲手挑了照片,想登报让大家看看她啥样 妹妹雪梅说,在前天,晓梅就说不出话了,嘴里只喊着妈妈。她放心不下家里快80岁的老母亲,怕母亲承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 晓梅曾经告诉过本报记者,自己亲手挑了几张满意的照片,要登在报纸上让大家看看厦门捐献头一人长得什么模样。可是这次太匆忙,家人忘带了她的照片。 排行老五的晓梅,在家较懂事。家里的大小事,姐弟都爱问她。曾经叛逆的六弟敬重的也是晓梅,只听晓梅的话。

  弥留时,晓梅叮嘱弟弟,要照顾好妈妈,要做个好人。 在家人的眼里,晓梅是性格善良,热心肠的人。重病期间,每天都起码有3个人来医院陪她,多的时候甚至有七八个,病友都对她的好人缘眼红不已。 只念到小学三年级,爱看哲学书 晓梅的知己黄大哥说,如果不是了解晓梅,完全猜不到,满腹道理的她只念到小学三年级。 每每跟晓梅在网上聊天,黄大哥就对晓梅的话佩服得五体投地。当他知道晓梅小学都没毕业时,很惊讶,她的思想怎么会那么开阔。直到晓梅头一次手术出院后,在晓梅家里,他看到贴在墙上满满的拼音字母。 在晓梅的家里,多的就是书。她爱看哲学方面的书。

  她常对黄大哥说,如果大家都献出一点爱,这个社会就会很美好。 她恨不得马上挖出自己的肾去救人 头一次手术后,黄大哥陪晓梅去福州复查。医生知道没希望了,却不知如何开口告诉她。晓梅看到医生为难的脸色,知道不是好消息,她坚持要医生当面告诉她实话。当医生判她死刑时,她面不改色,问的头一句话是自己身上还有什么器官可以用。医生被她的态度吓傻了,说不出话来。晓梅又接着问,“我的肾能用吗?”医生说,“现在还能用。”她马上回答,“那我现在就捐出我的肾。”她恨不得马上就挖出自己的一个肾去救人。她说,要是当年弟弟车祸时能马上捐出器官,就好像看到弟弟还活着一样。 在接收单位还没有确定时,她甚至想过在福州随便租间房子住,等到哪天自己不行了,能马上捐出遗体。 觉得拖累家人,念叨:下辈子不敢再跟你们做姐妹了 上街时,看到陌生人把孩子独自留在自行车后座上,她就会买来东西哄孩子吃。等孩子家人出现后,她会拉着家长狠批一通,责备他们。

  住院时,听说一位女病友,丈夫不愿给她治病。晓梅气得要去找病友的丈夫理论。她气愤地说,要是自己有钱就帮病友治病。她忘了自己已经躺在床上动不了,自己的医疗费都没有着落。 因为病情,拖累了家人,还欠了很多外债,为此,她很愧对家人,总对兄弟姐妹念叨说:“这辈子我欠你们太多,拖累你们太多了。下辈子不敢再跟你们做姐妹了。” 前几天叮嘱儿子实现妈妈梦想当医生 昨天傍晚6点半才赶到医院的儿子小鹏,没能见到妈妈。他伤心过度,突然手脚一麻,站不住了。 小鹏跟妈妈很亲。他还记得6岁时,妈妈带他去买鸭蛋,他偷偷抓了一个小鸭蛋握在手心里。回去的路上,他得意地告诉妈妈自己多拿了一个鸭蛋,妈妈马上拉着他回去把鸭蛋还给老板,大声责骂他,要他记住,做人一定要诚实。 小鹏说,妈妈前几天还叮嘱他,要记住社会上好心人很多,实现妈妈的梦想,当一名医生。 (厦门晚报 2007-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