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医院新闻 医院快讯

志勇连签名的位置都找不到了

  患重度眼疾的大学生如果得不到帮助就得退学 本报讯(见习记者 刘蓉 通讯员 陈克)黄志勇快毕业了,拍毕业照那天,要核对身份证,志勇却连签名的位置都找不到了。

  他惊恐地发现,身边的同学就像哈哈镜里被扭曲了的影像一样。 前几天,他的眼神涣散,在同学的搀扶下摸索着走进眼科中心。手里拿着厚厚一叠的病历,有深圳的、有广州的、甚至是北京等地医院的病历,更不用说厦门大大小小医院的病历了,单就眼科中心的病历,他就写满了两本。甚至连残疾人证明,他都已经办好了。

  独自坐公交车的时候,他只能问别人,那是几路车。他心里恐慌,问了一遍又一遍。 黄志勇是集美大学诚毅学院机械0393班的学生。在6月底的一天,他突然看不清老师写在黑板上的字。他一直近视,度数挺高,没想到是眼疾。 同学都要毕业了,黄志勇却准备休学。他要去北京治疗,厦门眼科中心吴院长说,黄志勇不得不做“贵族疗法”。黄志勇负担不起,如果没有帮助,他只好退学。

  志勇的眼疾是先天性遗传的,正是他的遗传基因导致了高度近视。现在他的视力左眼是800度,右眼是1600度。他的眼球显得比正常人大很多,并且因为黄斑出血引起视力的不稳定,有时1200度,有时又1600度。人看东西,主要就是靠黄斑部,标准视力1。0,志勇现在却连0。1都达不到。在志勇的检查结果上发现,他的眼底出血已经很严重了,前几天又有过出血的迹象。

  他现在的病症主要是:高度近视、眼底病变、眼底萎缩、色素变性并伴有眼底出血。 同学们都替黄志勇可惜。黄志勇脾气非常好,即使被欺负也不发火。他常帮同学组装电脑,那是他自学的本事。同学请他帮忙修电脑,他从不推辞。 志勇看书认真的。他总是坚持把整本课本看完,认为这样才是真正学到东西。 (厦门晚报 2006-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