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医院新闻 医患故事

“角膜得来不易,我也要将爱传递”——接受角膜移植后,她毅然做了角膜捐献登记

  

眼表及角膜病专科吴护平主任为患者查眼
 
  “希望这片珍贵的角膜能伴我一生!”7年前,德化温女士因真菌感染,右眼接受过角膜移植手术。这次,因红眼病虚惊一场的她,以为自己又要失去光明。深知光明的重要性,她打算像为她捐赠眼角膜的好心人一样,将来将自己的左眼角膜捐赠,让爱继续传递。
 
  七年前真菌感染
 
  顺利接受角膜移植手术
 
  温女士今年45岁,是小学老师。七年前,她带着女儿到稻田写生,不小心被稻草划到右眼。当时,她觉得眼睛里像是进了东西,很不舒服。
 
  没想到几天后,温女士眼睛疼得睁不开,看不清东西。等找到厦门眼科中心眼表专家吴护平教授时,温女士不仅右眼红肿,眼角有许多分泌物,视力也下降了很多。吴护平教授解释,她这是由植物伤眼引发的真菌感染,而且病情已经相当严重,仅仅依靠药物已经无法控制病情,只能通过角膜移植手术,才有可能恢复视力。
 
  但是眼角膜作为稀缺资源,不管是现在还是七年前都很有限。“如果要等个一年半载的话,到时眼睛还不知道成了什么样。”幸运的是,厦门眼科中心眼库是中国十大眼库之一,也是全国角膜移植质量控制联盟成员单位,量和质并举,患者的等待时间相对较短。正当温女士一家人焦急等待,只能祈祷上天眷顾时,有人捐献了合适的角膜。
 
  角膜移植手术很顺利,温女士的裸眼视力恢复到了0.2,矫正视力达到1.0。
 
  被传染红眼病
 
  噩梦重来心慌慌
 
  有过痛失光明的经历,眼睛比别人更脆弱,所以温女士十分注重眼睛的养护。7年过去了,她的视力依然保持良好。
 
  但不久前,温女士的同事眼睛红红的,大家都没有意识到是红眼病。过了两天,温女士就开始出现双眼红痛,畏光流泪,分泌物增多等症状。这让温女士一度非常恐慌,“七年前的痛苦记忆又一次浮现出来,我很害怕已经习惯了的光明再一次远离,直接飞奔到厦门找吴主任了”。
 
  经过一番检查,吴护平教授宽慰她说:“角膜没什么问题,你这是感染了红眼病。”温女士一颗悬着的心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好心人角膜伴我后半生
 
  今后我要将爱继续传递
 
  红眼病好转后,温女士向吴护平教授表达了捐献角膜的想法,“虽然不知道角膜原来的主人是谁,因为什么原因捐献出来,但它陪伴了我七年,已经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真的很感谢那个好心人!我希望今后也能将我的左眼角膜捐献出去,留给有需要的有缘人。”
 
  温女士还特意做了左眼部健康检查,角膜捐献完全没问题。等和家里人商量好后,温女士就计划进行角膜捐献登记,还打算劝说家人和她一起加入捐献大军。
 
  “那当然是好了!”吴护平教授说,“角膜一直都是稀缺资源,多一片健康角膜,就意味着多一到三四个角膜盲患者可能恢复光明。从另一个角度讲,这也是生命的一种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