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医院新闻 医患故事

一台迟到了17年的近视手术,矫治高难度屈光回退手术

  近日,来自西安的齐大姐,坐了33小时的火车,专程来到厦门眼科中心做近视手术。齐大姐笑着说这是她第二次做近视手术了,算是“二进宫”了。不过这台手术迟到了17年。
 
  17年前RK手术 视力回退重戴眼镜
 
  齐大姐今年45岁,17年前在西安当地医院做了RK近视矫正手术(即放射状角膜切开术)。没想到手术做完后非但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还引起了一系列视力的“恶果”。手术一年后,齐大姐双眼出现了光晕、眩光,夜间视力下降。最后测得的矫正视力仅为0.4左右,齐大姐不得不重新戴上眼镜。
 
  “戴眼镜还不是最麻烦的,因为RK手术,我双眼角膜上还遗留有十几条清晰的线状瘢痕,导致双眼存在明显的光晕,即便是在白天灯光充足的情况下,双眼周边好像都是有一道道虚虚模糊的光线,要是到了晚上,视力更差。感觉生活都被这一次手术给毁了。”齐大姐无奈的说到。
 
 
  手术后,齐大姐才深刻体会到单纯的视力和视觉质量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重新戴上眼镜虽然能改善视力,但是毫无视觉质量可言。为此,17年来,齐大姐从来没有放弃寻找解决的办法,直到前段时间查到厦门眼科中心的揭黎明主任有做过类似的手术案例,她这才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专程从西安赶往厦门,咨询二次近视手术。
 
  6次验光反复检查 会诊后终定手术方式
 
  齐大姐到达厦门眼科中心后,揭黎明主任为其反复进行了6次验光、插片,以确认齐大姐的双眼视力情况。
 
 
  “因为RK手术是手工切开角膜,精确度较差,会导致角膜不规则,屈光度数和泪膜不稳定,视力波动较大,造成每次验光度数漂移不定,所以要反复多次进行验光插片确定视力情况。针对患者眼部情况,我们还用了像差仪对其进行了4次检查,发现患者高阶像差达到了1.18微米(正常人约为0.2微米)。”揭黎明主任解释到。
 
  经过多项严格检查后,齐大姐右眼400度近视外加150度散光,左眼400度近视加250度散光。
 
  鉴于患者复杂的眼部情况,揭黎明主任邀请了科室的其他主刀医生进行了专项会诊讨论,结合以往的经验及相关文献确定患者仍可通过飞秒个体化手术即波前像差引导下的飞秒激光手术来修复视力。但要不要根据检查仪器所测出的数据进行手术?几位主刀医生进行了激烈的讨论。最后决定以检查数据为参考,以低于检查数据的标准进行矫治。
 
 
  “波前像差技术是针对解决整个屈光系统的像差,像精雕艺术一样,在角膜上进行细细的雕琢,借此去除影响视觉质量的高阶像差,进而提高眼睛视敏度及夜视力,同时,它还可以消除角膜规则,是真正意义上的个体化手术,特别适合复杂的屈光手术及二次手术,是屈光手术的里程碑。”揭主任说。
 
  17年心结 一台手术后重获笑容
 
  当天,揭主任就给齐大姐做了波前像差引导下的飞秒个体化手术,术后复查裸眼矫正视力就达到了1.0左右。被屈光回退困扰17年之久的齐大姐终于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我以为这辈子再不能摆脱眼镜了,没想到我还有机会再次做近视激光手术。特别感谢厦门眼科中心和揭黎明主任,多亏了揭主任高超的技术和丰富经验,让我可以彻底地告别眼镜。”
 
  揭黎明提醒,有些近视患者早期采用RK手术后确有产生屈光回退的现象,而这种视力回退与自然近视相比,更加复杂难治。不过,随着技术的发展,有些患者眼部条件仍可以通过二次手术实现摘镜。但他同时强调,这种手术并不是谁都能做,患者一定要到专业的眼科医院,找有丰富经验的主刀医师,这样手术才更有保障。
 
  专家简介
 
揭黎明 主任医师
 
  亚太白内障角膜屈光手术协会会员
 
  美国SEE手术远征队成员
 
  厦门眼科中心屈光手术中心副主任
 
  从事眼科临床和视光专业20余年,是福建省最早从事近视激光手术的医生之一,具有深厚的眼视光学理论基础和丰富的临床经验,对再次屈光手术有较为深入的研究。2008年曾创造单月个人手术2000眼的全国纪录,已成功实施各类角膜屈光手术6万余例。曾获世界眼外科医师协会颁发的个人成就奖。在《中华眼科杂志》等核心期刊发表论着20余篇,参编眼科专着多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