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医院新闻 医患故事

拉个肚子,眼珠掉了!

  日前,厦门大学附属厦门眼科中心接诊了一名特殊患者,该患者在孩提时,一次拉肚子时左眼眼珠子掉了下来,左眼失明,如今右眼又被真菌感染,须做角膜移植手术。
 
  拉个肚子 眼珠掉了
 
  此名患者名叫李少孟(化名),今年41岁,贵州人,此次在哥哥李少荣(化名)陪同下前来就诊。
 
  “说起我弟,真的是可以用坎坷与不幸来形容。” 李少荣告诉记者,“在我还很小的时候,看到我妈手里捧着一颗眼珠子,说是我弟的。那时我年纪还小,看到一团黑黑的东西,心里有点害怕,再听我妈说是我弟拉肚子的时候掉下来的,当时我都吓哭了。” 少荣补充说,弟弟连发高烧好几天,那天拉肚子时黑眼珠也掉了。“眼珠子没了,眼睛也就看不到了,我们家也没钱,就不想再去花冤枉钱了。” 眼珠子掉下来后,家境窘困的李家,三十多年过去了,也未到医院就诊查眼珠子掉的原因。
 
  厦门眼科中心眼表及角膜病专科主任吴护平教授对李少孟左眼掉眼珠子做了解释,吴护平教授说,少荣说的眼珠子掉了实际就是临床医学上的角膜穿孔,角膜穿孔在婴幼儿人群比较常见,少孟发高烧体质会较虚弱,加上他角膜营养不良,缺维生素AD,引发角膜软化症,进而造成角膜溃疡穿孔,也就是少荣说的掉眼珠子的情况。
 
  命运多舛 右眼感染
 
  左眼掉了眼珠子还不是少孟小时候的悲事,1999年一直担当家里经济脊梁柱的李爸因过度劳作去世,这无疑给李家的窘境雪上加霜。因为家里没钱,哥哥李少荣念书小学六年级不到就辍学外出打工,李少孟一年级念完也没再继续读书,在家里帮妈妈干农活。
 
  “我弟从一生下来,左后脑勺就长了一个肿包。这么多年来,这个包一直在变大,最近几年肿包越长越大,我弟有时候还会说左后脑勺会痛,去年,我带我弟去我们当地医院检查,那边的医生建议尽快做肿包的切除手术,以免恶化。”但手术费用需要6000元,6000元的手术费用对李少孟一家来说却是一个天文数字。
 
  然后,祸不单行,李家在筹集6000元手术费期间,李少孟的右眼感染了真菌,四五个月前,李少孟的右眼开始红肿,有时又疼痛难忍,看东西也逐渐模糊。“双眼看不到的话,我弟这个小家庭估计就要废了。”家境不好,李少孟等到33岁才勉强娶了一个聋哑女子为妻,婚后生育了一儿一女,大的孩子今年七岁,在村庄里上小学一年级。“我弟一家子主要的经济收入是靠做农活,我们自己的收入也是微薄,每月都会拿点钱给我弟,支撑他们生活,如果我弟右眼再看不到,断了自己务农经济来源,我真不敢相信我们该怎么办!”
 
  医院援助 角移成功
 
  李家一家子急忙筹钱、借钱给弟弟看眼睛,几番周折,医生诊断少孟右眼是真菌感染,需要做角膜移植手术。“多方打听后,我们了解到,厦门眼科中心在角膜移植手术方面很权威,我打电话咨询了厦门眼科中心,很快他们就回复我,现在有角膜材料。”于是,少荣带着少孟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从贵州到厦门。
 
 
  “由于少孟的右眼有炎症,住院后对其右眼做了两天的消炎处理再安排手术。”厦门眼科中心眼表及角膜病专科吴护平教授接诊了少孟。3月17日上午,吴教授为少孟右眼做了穿透性角膜移植术,手术很成功。
 
  少荣说:“现在我弟手术做的很成功,今天早上查房的时候,我弟说能看到个大概了,相比手术前的只剩光感已好很多了。吴主任说角膜移植后,视力会慢慢恢复。这次手术的费用基本都是借的,脑袋肿包的手术现在也没钱做了,还是先做眼睛的手术比较要紧。”考虑到少孟的家境确实窘困,吴护平教授为他减免了部分手术费用,并为他申请了光明基金。“不管是富人还是穷人,在我这里,每个人都要治!而且都要治好!每个人都拥有一双健康明亮眼睛的权利!” 吴护平教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