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医院新闻 医患故事

2岁早产儿小云轩 成长的坎坷还好有爱化解

  2015年3月14日,离预产期还有1个月,厦门市一个孕妇因为胎盘异常大出血,所幸发现及时,大人在ICU病房里捡回来一条命。男婴小云轩(化名)在保温箱里也活了下来。“若是晚几分钟可能就没命了!”云轩妈妈一直记得医生的这句话。
 
  “这个孩子是我用命换来的,”在面对往后生活的无奈时,这份特殊的牵绊成了支撑她的动力。
 
  患上先天性白内障  一出生就走上康复治疗之路
 
  小云轩一出生就双眼黑眼珠发白并伴有弱视、内斜、眼球震颤,在早产儿相关疾病筛查中,被检查出“先天性白内障”,这是早产儿的常见眼病。在其他医院观察一段时间后,4个月大的小云轩来到厦门眼科中心白内障科室求治。
 
  早发现早治疗,白内障专科学科带头人张广斌副院长及时为小云轩实施了:双眼白内障皮质吸除术+双眼前节玻切术,将浑浊的晶体从眼内取出。结合弱视训练,之后每月定期来眼科中心复查。
 
  按时往医院跑,云轩妈妈风雨无阻,没有落下过一次。对于她来说,按照医生的要求,一步步细心护理,小云轩就还有康复的希望,这是她能为孩子做的,她就一定要做到。
 
  2017年3月14日,小云轩2岁生日这天,她带着大包小包早早来到张广斌副院长的诊室。经过近两年的坚持,孩子终于可以顺利实施二期手术,16号张广斌副院长为小云轩实施了双眼二期人工晶体植入联合前节玻切术。之后半年复查一次即可,治疗的重点也将转为斜弱视治疗。
 
 
  照顾小云轩 父母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耐心
 
  几个月大时,小云轩就需要戴眼镜,矫正弱视,但他总会忍不住把眼镜拿掉。虽然已经两岁了,但小云轩还是不太会说话,有什么需求都是“咿咿呀呀”的比划。不喜欢和其他小朋友在一起,总是一个人玩。走路也常常跌倒。为了更好的照顾他,云轩妈妈没有外出工作,全职照看家里,爸爸一个人赚钱养家。
 
  小云轩对妈妈很是依赖,喜欢把头靠在妈妈怀里。但是每当妈妈看他的时候,他都会别扭焦躁地用手把妈妈的脸拨过去,不让妈妈看他。
 
  “住院这几天,爸爸一直全程陪同,照顾他,安慰他,所以这几天相比我,他好像更喜欢爸爸”云轩妈妈说。在换药室换药的时候,小云轩因为害怕大哭起来。云轩爸爸就用大被单把小云轩绑在自己胸前,在走廊上来回哄他、逗他、安慰他。担心打扰到病区的其他患者,云轩爸爸只好在走廊走一会儿,又折回病房,如此反复。
 
  “我只希望他长大后有照顾自己的能力,即使现在再辛苦也是值得的。”云轩爸爸已经接受了小云轩和其他孩子的不一样。所以总是以更大的耐心和包容来对待他。
 
  一面之缘  她忆起童年,低调捐助2万元
 
  小云轩两岁生日当天,黄女士也刚好来找张广斌副院长看诊。在候诊时,她看见云轩妈妈,抱着闹别扭的孩子,身边大包小包,显得相当疲累。家庭条件看起来不是很好。看完诊后,黄女士向孔惠琴助理打听“刚才的小朋友是不是家里有困难,我想资助一下”。
 
  原来黄女士小时候眼睛有过问题,当时家里很穷,父母无暇无钱给予及时的治疗,以至于错过最佳治疗期,现在眼睛还是有些弱视的问题。她不希望这个孩子重复她的老路,能够治疗就一定要及时治疗。
 
  得知有人想要捐助小云轩,云轩父母觉得很为难。虽然因为小孩的眼病,家里有些困难,但是夫妻两人觉得这是可以克服的,从来没有想过接受捐助。经过孔惠琴助理的协调,双方直接通了一次电话,最终云轩父母同意受捐。
 
  “我知道云轩父母都是勤劳朴实的人,接受资助会不好意思,不想欠人情,想要自己挺过去。但是我也知道往后花在孩子上的钱不仅仅是本次手术的费用,还有后期的弱视训练、斜视手术以及孩子的其他开支。”云轩父母同意后,孔惠琴助理本想安排双方在医院里直接面对面完成捐助。但是黄女士想要低调一点,也不想给云轩父母任何压力。最后黄女士将2万元捐款打入了华厦光明基金账户,再由基金会将资金转给云轩父母。黄女士一再叮嘱孔惠琴助理转告云轩父母“不要错过最佳治疗期”。
 
  一个低调,一个朴实,一方同理心,一方骨肉情。一面之缘,激起了黄女士无法忘却的童年遗憾,于是她选择用爱心助力小云轩健康成长。
 
  真情侧记:
 
  隔壁房间的小女孩比小云轩大半岁,她也患有先天性白内障,这次住院也是来进行二期人工晶体植入手术的。不过她身体各项条件要比小云轩好很多,说话、行动与其他小孩无异。她总是念着云轩弟弟,有好吃的东西就想着“给弟弟一些”,小云轩哭闹的时候就把玩具和零食与小云轩分享。
 
  张广斌副院长跟踪小云轩的病情已经一年多了,他总是安慰云轩父母,还提醒他们,厦门眼科中心是“市先天性白内障儿童抢救工程定点医院”,小云轩的情况符合相关条件,可以在眼科中心申请每只眼最高8000元的医疗补助。